男生的那个对女生那个免费

一周过去了,兰琴每日都在制定不同的营销策略,大清火锅店的日营业额也一天天高涨。兆佳氏每天带着戚氏去店里巡视,并且每日都留到很晚,与三个管事交流每日所遇到的不同的问题。戚氏开始还很拘束,后面见兆佳氏鼓励她多看多说,也渐渐与她一块儿投入了进来。

兰琴叫崔娘将李闯带进府里来,她教授他一些给火锅店营销的方法,然后就让他去担当火锅店的营销总管。李闯性子活脱,又会舞文弄墨,所以很快也就上手了。兆佳氏特别敬重他,让他在二楼的“办公区”办公,一月十五两银子。这个月钱可是店里最高的,跟一个翰林主簿差不多了。李闯很满意,似乎一下子找到了生活的重心,崔娘的心情一下子轻快不少。因为李大娘见儿子终于有了事情做,总算不用天天窝在家里了,自然对崔娘的态度也好了许多。

“崔娘,我要出去,叫马厩房备马!”兰琴吃好了早膳,只觉得能量满满的,立刻就想出去了。反正四爷现在对她没有多大限制,她借口去火锅店,所以几乎可以每天出门。

“主子,四爷早上传话来了,说是给二阿哥、三阿哥、四阿哥请了一个名师,重新在前院办了一个学堂,让他们三个去呢。”崔娘连忙说道。

兰琴本来还是一脸欢快的表情,一听到这个消息,立刻就耷拉了下来,失声道:“他怎么都没事先跟我说下。”

“您这几天天天忙,王爷来了,您都不理的。他哪里来的时间跟您说?”崔娘道。

“崔娘,我这不是忙着火锅店的营销方案么!好吧,去就去吧,反正弘历也不小了,差不多三岁了。”兰琴道。她本不想让弘历去与弘时、弘晟接触,可是一想他们终究是兄弟,也不可能完全隔绝的。

“主子,咱们该给四阿哥找一个哈哈珠子了,这样让他跟着四阿哥,也有个伴儿。”崔娘提醒道。

兰琴想起了弘昼,他也是三岁了,然道就这样永远不与弘历见面?这学堂,然道弘昼就不能去?

“崔娘,弘昼应该也去学堂,不能老是将那个孩子雪藏呀!”兰琴忍不住道。其实她是不相信什么命运的,他们本就是最亲密的双胞胎兄弟,现在居然为了一句什么预言而被分开不见面,简直有点不可思议。

“可是,王爷会答应吗?”崔娘道。

“今日就找他谈。弘昼不能这样养着,你叫玉萧去耿氏那边,跟她通个气,就说弘昼不能这样藏着养,也去学堂吧。”兰琴道。如今弘昼都三岁了,自己没见过几回,现在不是为了怎么样,而是觉得这样对弘昼太不公平了。

清甜可人小碎花美女图片

崔娘见兰琴说得认真,便连忙应了。

“今天还是要出去,我要去京城的热闹街面上去逛逛,好发展分店了。”兰琴道。

那厢,玉萧听了崔娘的命令,去了耿氏所住的院子来传兰琴的话。

自从耿氏养了弘昼外,她便很少出这个院子的门,就连弘昼跟着被圈养了起来。

玉萧站在院子门口,等着里面的婆子去传话。她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阵孩子嬉笑的声音,奶声奶气的,叫人很想进去看看。

原来,弘昼正在院子里与一群丫鬟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呢。小弘昼长得有点小胖,甚至略略比弘历胖一点,但是身高却比他矮一点。他此刻扮作小鸡,丫鬟们一个连着一个的衣角,扮作老母鸡和一群小鸡仔。

弘昼奔过来跑过去,想要去抓队伍中最后面的那只小鸡仔。

耿氏正坐在正屋里做绣活,她听完绿阑的禀报后,手里的动作停了很久。

“不是说他们不能见面么?这又是做什么?”耿氏硬是愣了很久,才说出这句话。

“主子,玉萧说这是王爷的话。如今他们几个阿哥年纪大了,特意给他们请了名师,开了学堂。奴婢以为,咱们五阿哥的确也该出去了。咱也不能老是将他关在这个小院子里。”绿阑道。

“可是,可是我害怕侧福晋经常看见弘昼,就想将他要回去了。”耿氏也知道自己这两三年与世隔绝地生活着,就是不想有朝一日兰琴将弘昼要回去。如果真地要,她也知道自己根本抵挡不住,所以她尽量少地出现在她面前,更不许弘昼出院子,借口自然是让弘昼安全成长。

“主子,奴婢觉得,如果侧福晋果真想要回五阿哥,大可不必这样,她只消与王爷说说,哪里用得着这样。”绿阑道。

“可是为何她会突然说,让弘昼去上学堂呢!”耿氏仍旧在思忖兰琴的意思。其实兰琴压根都没有什么意思,是耿氏想多了。

“不如让玉萧进来说说?”绿阑道。

“嗯,让她进来吧!”耿氏似乎也意识到,男生的那个对女生那个免费得见见传话的这个丫鬟呀。

玉萧跟着婆子走进了院子,她远远地看着弘昼,只见小家伙玩得正兴起,哪里停得住?

“奴婢给耿格格请安!”玉萧走进耿氏的屋子,对她行礼。

“快起来。侧福晋派你来,可有什么话说?”耿氏尽量放平自己的声音道。

“启禀格格,王爷让二阿哥、三阿哥、四阿哥等几个阿哥去前院上学堂,我们侧福晋就想到五阿哥如今也三岁了,不能总不出去,所以让奴婢来给格格传话,也让五阿哥去上学堂。”

耿氏听到这里大意是明白了,对绿阑道:“帮我送玉萧姑娘出去吧,这事儿我知道了。”

玉萧不知道耿氏这句话的意思,什么叫知道了,到底去不去上呢?

“格格,奴婢回去如何回话?”玉萧决心问清楚点,不能这样模拟两可地回去呀。

耿氏一时被这句话问住了,她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了,因为四爷都没提弘昼,是兰琴自己提起来的。她想去见见兰琴,看她能否取消这个想法。

“我回去见侧福晋的,你回吧。”耿氏道,她要去与兰琴说说弘昼的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