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爱看视频app下载安装

“你,你,我,这……”

华晶荔听了王欢的话语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她感觉自己发颤,居然是已经被吓得尿了。

这时候的华晶荔还别说是战斗,就连移动身体逃跑都已经无法做到,她彻底的被吓傻住了。

“首领救命……噗嗤!”两名亲卫还想继续向前走来,王欢的破劫剑确实已经闪过一道寒芒,将二人的头颅直接从嘴巴处一剑切开。

“啪嗒!”

两个半拉的脑袋落地,没见鲜血流出,反而是有不少灰绿色的粘稠液体流淌出来。

正在拼命朝二人脑袋中钻去的怪虫发出嘶哑的哀鸣,不少黑色的触手状东西从亲卫头颅中钻出,在空气之中一阵乱抓。

“宿主死亡的话,蛊虫也就活不久了,果然是如此啊。”王欢端详着两只挣扎的怪虫,之前他在雪谷内就已经见识过这种蛊虫的厉害,如今更是越发确认了。

“哎?哎,哎哎哎!!!”

眼见如此可怕的场景,华晶荔再也忍耐不住,双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。

两只大眼睛瞪得溜圆,泪水却是不受控制的一直流下。

她不是伤心,而是单纯的害怕,如今她的情绪已经完崩溃,流泪,只是极端恐惧之下的本能反应而已。

极品厨娘装清纯美女温婉如玉杏眼莲脸高清写真

嘴巴张开,不断的发出无任何实际意义的呜咽声音,咿咿呀呀的犹如疯魔了一般。

“喂,站起来,你先回主厅去等着,我来替统领大人迎接客人好了。”王欢回头招呼了华晶荔一声。

这时候已经在前方的走廊内走来十来名天兵打扮的家伙,不过看他们同样摇摆踉跄的脚步就能知道,这些天兵都已经被蛊虫附身了。

然而华晶荔却只是哆嗦,根本无法动弹,人已经彻底吓得呆滞住了。

“麻烦的女人,真是……”王欢叹息一声,他还真是有些弄不明白了,就华晶荔这破心态,她是怎么能够晋升尊级修为的?

“吼~~~嗷嗷!”

然而朝他们走来的蛊修士们却是不打算给王欢太多思考时间,爆发一声低吼,都已经发疯一样冲着王欢和华晶荔猛扑过来。

“真是够热情的,我要是不回应,是不是就显得太不好客了?呜——”

王欢说着猛的将破劫剑刺进地板上,整个人微微侧身,双手搭在屠魂刀刀柄上,一道乌黑色的光芒闪烁,王欢大陀螺般的旋转一圈,屠魂刀被他抡圆了狠狠扫过冲过来的十几名蛊修士的身体。

登时将这十几名蛊修士给一刀两断!

他特意压制了一下屠魂斩的威力,这一次并没有出现斩断空间的效果。

这么干一来是不值得为了区区十几名蛊修士浪费真源,二来也是怕将飞舟给破坏掉。

“假,假的吧,都是假的,这是噩梦,自从我来大雪山后,一切就都只是噩梦而已,我,我会醒过来的,会醒过来的……”

华晶荔看着面前血肉横飞的场景喃喃自语,声音已经颤抖得不成调子了。

然而就在她被吓呆的时候,一名蛊修士的头颅却是朝着她猛飞过来,那是被王欢斩断了脖子的一个家伙,在屠魂刀骇人的巨力惯性之下,那颗带着蛊虫的头颅就直接撞到了华晶荔的肩膀上,发出了啪的一声清脆撞击声响。

“啊……”华晶荔呆呆的看着那颗面容狰狞的头颅,浑身哆嗦的越发厉害。

同时头颅之中也钻出一只黑色的,比人头略微小一点点的怪虫,六条细长的小腿儿就那么死死抓住华晶荔的面孔,一边嘶吼着一边从腹部位置绽出许多的黑色触手来,居然是就要朝华晶荔的鼻孔耳朵嘴巴中钻!

“啊,啊……”华晶荔骇得面无人色,她想要移动,想要拍开这该死的怪虫,但是却被恐惧死死抓住,一动都无法动弹。

“啪!”

王欢无奈的走过来一把捏住怪虫,把它硬生生的从华晶荔肩膀上面拔了下来,翻转过来捏在手中仔细端详。

他还是头一回如此仔细的观察蛊虫的模样。

这种蛊虫张的很像是西瓜虫的样子,黑色的肥硕身躯,背后有着还算坚固的甲壳。

头颅的口器却是进化成了尖锐的,钻头般的古怪模样,应该是方便自己钻入人类身体之中吧。

六条细长但是有力的小腿儿,腹部位置却是有个类似嘴巴的器官,黑色的触手正是从那里头伸展出来的。

“啪叽!”眼看蛊虫居然伸展触手试图朝他的口鼻中钻去,王欢冷笑一声手掌微微用力,已经活活的将那只蛊虫捏碎成了一团渣滓。

“啪啪。”拍拍手上蛊虫破碎流下的灰绿色恶心液体,王欢也算是对这东西大概有了点概念。

这种蛊虫本身的力量和速度都完不值得一提。

还别说是尊级和封王修士了,就算是仙王级的修士,在有所准备之下应该也能够轻松的将蛊虫击杀。

它们似乎只有潜伏入身体内才能发挥真正的力量。

又或者说是控制人类修士的身体,利用人类修士的力量。

而且这东西会在宿主死亡之后数秒内迅速死亡,不过如果周围还有新的能够寄生的人类身体,它们应该也还能够重新寄生不至于死掉。

本体如此的无用脆弱,这该死的东西是怎么将飞舟上搞得一片混乱的?

难道是借助夜色打了飞舟天兵们一个措手不及?

不,不对,就凭这破玩意儿的实力,根本就不该能够追得上飞舟才是吧,甚至飞不到飞舟所在的这个高度。

在坤井阵的作用之下,任何没有翅膀的生物都无法飞行,也就是说在坤井阵内想要飞行,只能凭借肉身的力量而不能利用真源。

所以这种背后有着厚重甲翅的蛊虫能飞,这没什么问题。

但是要说它们能够在如此高空,如此低温的环境下飞行,那王欢也不相信。

“难道说这飞舟上是有人与万丈红尘互相勾结,将蛊虫偷偷带了上来的?”王欢忽然起了这么一个念头,随即就感觉似乎十分合理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