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成视频污app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最新章节!

相对于维度低一截的高加索北麓地区,莫斯科的气温明显要低一截。

项伟荣在宫殿主楼正门下车时,呼出的热气瞬间就被凝结成白雾,这会太阳还没下山,室外气温零下18度。

等到凌晨时分,绝对会低至零下25度以下,跌到零下30也不是不可能!

二月的莫斯科,这气温就是不稳定,上周下雪,气温最高都快冲到冰点附近,整一个礼拜都没低于零下10度的时候。

这些天又降温,莫斯科的春天还早着呢。

项伟荣看这宫殿主楼长度能有个150米,主楼门口站着汤姆,这会正上前,示意侍从们取走项伟荣等人的少量行李。

“阿楠在里边?”项伟荣问了句。

汤姆总是尽职尽责,除非有特别原因,不然老板位置他都能精确定位。

项先生询问,还不属于任何一种特殊情况,汤姆立刻道:““先生在察里津诺湖钓鱼,估计过会才会回来,项先生。”

庄园内有很久之前旧河道改道后留下弧形大湖,有几处比如今的莫斯科河还宽点。

湖分成上下两部分,这会张楠其实距离项伟荣等人不远,宫殿主建筑西边有一段宽七、八十米的林子,林子西侧就是湖岸。

宇宙的非凡与不同

凿冰垂钓,这会的张楠整玩得高兴呢——有时候住大房子很无聊的,这里说是沙皇的夏季宫苑,金碧辉煌少不了,但他根本没过多参观的欲望。

整个庄园内,除了少数别墅、教堂之外,所有宫殿建筑内部的装修、饰品是新的。

叶卡捷琳娜二世造了这座皇家宫苑,但从那个时代留下来的就是个外壳。

1776年那会为了纪念俄罗斯在第一次俄土战争中取得胜利,叶卡捷琳娜二世下令在这块地方建个夏季宫苑,一共花了10年才完工。

可是1785年的夏天,女皇第一次到察里津诺宫小住,不知道怎么回事,对原本按照她旨意修建的皇宫非常不满,下令部拆掉!

有钱任性算什么,有钱又有权,这任性起来那才是极品。

造房子十年,拆起来快得多,第二年这个任性的女沙皇又指令新的设计师负责,之后在拆了个精光的原址上再次建新的皇宫。

又造了七年,可惜直到女沙皇挂掉,这片宫殿群都还没彻底完工,成了烂尾楼。

沙俄时期这一大片土地和没有彻底完工的宫殿是属于沙皇家,但之后的沙皇们对这块土地都没太大兴趣,察里津诺之后一直慢慢衰败。

倒是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,这片地区陆续修建了教堂和一些园林,还有些零散别墅。

之后又是几起几落,被自家公司买下之前,这块地方就是个没多少人来的公园和荒地、树林。

夏天时倒是会有些人来野餐、散步,冬季最多偶尔有几个爱好冰上垂钓的人出现,不然就是空无一人。

至于那些个宫殿建筑,前几年干脆就是封门的,因为就是个只剩下斑驳外墙破烂货,连样子货都算不上,里头都空的。

钻冰机搞定厚实的冰面,至于钓具,庄园里早就准备了的。

别说什么钓具,亚历山德罗夫那帮集团大佬,都为老板在庄园准备了直升机、雪地车、装甲车…

没错,就是有装甲车,宫殿东侧300米之外有三大排辅助楼,那里的车库内,老板可能需要的所有交通工具、休闲设备都准备了。

轮式装甲车,雪地环境下也能跑的,而这的冬天最不缺的就是积雪。

就算老板冬天来此的时候不多,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好。

吹着微微冷风,脑袋上戴着顶厚实的海狸皮护耳帽,连冬钓帐篷都没用,手里拿着根短短的冬钓竿,张楠正乐着呢。

一小时功夫,钻了四个冰洞,欧洲湟两条,二十几条鳟鱼,很不错的收获。

这鱼还是能吃的,察里津诺湖的水质还行,是莫斯科城南近郊内,少数水产能吃的水域。

前两天张楠别看轻轻松松跑过来看了趟庄园,今天还挪了窝,其实还是承受着心理压力的。

压力释放是昨晚人质危急解除之后,不过今天从克里姆林宫来的电话里又得了点劲爆消息,开始酝酿大招整半天…

吹冷风,顺便思考怎么损一损关哥,这家伙这趟典型的英勇过头,后头麻烦一大堆,都得自己去处理。

钓着鱼,没管戴着防寒的大口罩外都结霜了,就看到几个穿冬季迷彩服的走过来。

把鱼竿往边上一丢,对着走来的关兴权大声道:“我说关哥,和说个事嗷。

俄罗斯总统上午给我打电话,说这会正在计划提名,过些天要授予‘俄罗斯英雄’称号。

这称号老牛叉了,苏联的咱混不到,搞个俄罗斯的也不错不是?

不过,我这又想了想阿,这个,关老大,别这么猛好不好,我很难交代的!

那边电话一来我都搞不清楚情况,还以为咋了,吓得够呛…”

张楠“噼里啪啦”开说,都憋了半天,台词酝酿几小时,心里草稿都修改了几十遍,准备充分!

“…咱们算算啊,就这个要是传开,公司那档子咱无所谓,就不叫个事,咱还不用担心几个车臣土包子。

可家里咋办?

家里怎么对付?

算阿,一回去,妈那…算了,阿姨那得瞒住,不然我被我姐骂个半身不遂还算轻的。

就说我姐那,修理修理我们两个,教训起来台词不重样,轻轻松松都能说道两个钟头!

是没见识过,这绸厂的车间主任骂起人来有多恐怖,我估计姐夫都要跟着咱们两个遭殃。

我是没辙了,得想出个让我姐消气的办法来,不然我和姐夫可要和急!”

说到这,张楠脸上都露出点的担忧:姐姐张慧真要教训人,别说面对面,打个电话都能说得自个心肝发颤!

以为张楠说完了?

早呢!

憋了几个小时了,哪会只有这么点。

久病成医,从小到大被姐姐唠叨,久病成医,练过,大不了这些年都没发挥而已。

这会难得有个机会,那还不得一口气说个够!

“还有老婆那边,我看…呵呵!

还有妮可、珍妮、阿佳妮…我们是一家人,手榴弹,不是咸鸭蛋…”

一口气机枪扫射一般说了一大堆,然后…

对面的关兴权没事人一个,就一副千年不变的酷酷表情,显然没带耳朵来。

以不变应万变,张楠感觉自己几个小时的酝酿、几分钟的机器扫射都说给湖里的鱼听了!

真是…

这家伙怎么和自己小时候挨姐姐训时一个反应?

疑问。

很快想通:白费力气,关老大估计也练过,估计小时候也没少挨训。

没劲,不说了,继续钓鱼。

小马扎坐下,自己也当做没事人一样,如同刚才一句话没说。

一家人,牢骚也发了,关兴权当然知道这是家人关心他。

可关老大也有难处不是,坚决不能服软!

救人,那是条件反射,并没做错什么。

再说了,这辈子骨子里就是硬汉,让他怎么回答?

对付班长就是傻笑,对上阿楠毫无反应最好。

妮可他们是西方人习惯,没阿楠说的那么恐怖,估计就是提上一句就过去了。

至于嫂子,还有自家老婆那,被唠叨的时候绝不能装酷,不然死得更惨!

都想好了,到时候就当鸵鸟、充楞估计能过关…

关老大才不傻呢!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