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版人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那祥云在此刻,朵朵簇拥,一道一道,落了下来。

此时此刻,众人皆是举目看去。

只见祥云之上,三道身影出现。

“轩辕封存!”

“轩辕良松!”

“李萧云!”

此刻,几位地圣强者,却是纷纷出口。

轩辕封存,当年威名盖世,实力了得!

轩辕良松,当年天赋平平,可是大器晚成,在轩辕圣地内,一跃成为老祖级别的天圣。

至于李萧云……当年乃是青州有名的天子骄子,喜欢上轩辕圣地一代圣女,进入轩辕圣地内,成就为天圣高人。

此三人,乃是轩辕圣地现存的三位老祖。

头戴花朵的小清新少女

这一次,天鹤楼天圣高人出现了,轩辕圣地内的天圣高人,亦是出现了。

此刻,轩辕封存看向秦尘,目光冷冽道:“天鹤楼内的事情也好,轩辕圣地内的事情也罢,都是青州自家事情,何须外人插手?”

“大日山的手,伸的可真长了!”

阳一山主此刻颤颤一笑。

好好的青州武斗,成了青州巨头集会了?

秦尘可真的是一位不怕事的主啊!

“自家事情管不好,危害到了大家,那就得有人出面管管了!”

秦尘看向轩辕封存,徐徐道:“自己管不好,偏偏遇到我这么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,那我就管管了!”

“实力不大,口气不小。”

“实力?不大吗?”秦尘淡淡道:“圣女都被我杀了,这实力不错了吧?”

轩辕封存身为天圣高人,自然是高高在上。

换做一般地圣,早就下跪了!

可是秦尘……不是一般地圣。

此时此刻,那天鹤老人也是淡笑道: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看来,是没得谈了!”

“虎?们两个老不死的,磨磨唧唧到达天圣,还算虎?撑死了是熬到头的老狗!”

此话一出,场面彻底死寂。

熬到头的……老狗?

这话……秦尘是对两位天圣高人说的?

找死呢吧!

一时间,天鹤老人也好,轩辕封存也罢,都是愣在原地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一道哈哈大笑声,在此刻突然响起。

秦尘目光看向前方。

轩辕封存眼神陡然冷峻,笑声在此刻徐徐消失,看向秦尘,漠然道:“世人说我轩辕封存欺负小辈,我今日就担下了,必死!”

“杀我?”

秦尘淡然一笑。

“颜如画,摇人!”

秦尘直接开口。

颜如画闻言,却是愣了愣。

摇人?

嘛意思?

秦尘看到颜如画发愣,再次道:“让叫师尊晋哲!”

“啥?”

颜如画一愣,随即道:“我……他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向来都是我师尊找我,我需要他的时候,他就出现了,我怎么叫他?”

“……”

二人此刻,面面相觑。

颜如画却是挠了挠头,喝了口酒,道:“不然……我试试……叫叫?”

“晋哲?”

“晋哲老色狼?”

“晋哲肾衰仔?”

“……”

一连几声,声传百里。

听到这呼喊,秦尘蒙了。

云霜儿和石敢当也是愣了愣。

这……真的是在叫自己师尊吗?

有这么称呼自己师尊的吗?

石敢当不禁想,自己要是这么称呼秦尘,恐怕得被秦尘打死吧!

颜如画喊了半天,可是无人理会。

“额……”

颜如画看向秦尘,挠了挠头道:“我师尊……好像不在!”

听到此话,秦尘想要一口老血喷出。

不在?

去哪了?

“晋哲就是这种人,神出鬼没的……”

此刻,秦尘以手扶额,满脸汗颜。

这圣兽宗内,都是什么奇葩玩意啊!

颜如画看向秦尘,再次道:“放心,就算我师尊不在,我也会陪战到最后!”

“我如果战死,我师尊会为我报仇!”

小白此刻亦是喵的叫了一声,显得凶萌凶萌的……

秦尘此刻是彻底失去信任了。

奇葩一窝!

轩辕封存目光冷冽:“看来,的帮手……害怕了?”

“怕个头!”

颜如画哼道:“们六个,不够我师尊一个打的!”

“哼!”

轩辕封存冷哼一声。

“秦尘,受死吧!”

“得了得了!”秦尘无奈挥手道:“本想着不必我出手,现在看来……还得继续卖力!”

“故作高深!”

轩辕封存体内气势,在此刻轰然增长,力量爆发开来,杀气腾腾。

天圣高人,一动山河变色,天地动容。

秦尘看到这一幕,却是淡然一笑。

“颜如画?”

那天鹤老人看向颜如画,淡笑道:“秦尘是主谋,就是帮凶。”

“咋了?想杀我?”

“没错!”

天鹤老人此刻一步跨出,体内气息,绽放开来。

全身上下,力量爆发开之间,众人只感觉,四周空气都是被碾压。

那一股压制力,还不是针对他们!

倘若是释放在他们身体表面……

那等威压,让人无法承受!

两位天圣,对秦尘和颜如画纷纷出手。

此时此刻,天鹤楼内,一片风声鹤唳。

地圣们皆是退避三舍。

这若是被波及了,死在此地,那真是……没处说理去了!

而此时此刻,距离天鹤楼数百里之外,一座城池内。

烟花柳巷之地,向来是男子们无法拒绝的地方。

哪怕武者,也并非都是绝了七情六欲!

此时此刻,城内一座巨大的烟云之地。

晋哲一个激灵,从床榻上突然惊起。

那床榻上,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位妙龄美色女子,衣衫不整,体态慵懒,似乎颇为劳累。

晋哲从床榻上钻出,不着一物,站在房间内,摇了摇头。

“马丹,睡过头了!”

一步跨出,晋哲神色一凛,脚步虚浮。

“完了,昨夜大战八女,现在脚步虚浮,怎么帮我徒弟?”

“谁让不节制?”一道声音,从晋哲体内响起。

“小玄玄,这么说我,良心不会痛吗?”

晋哲却是骂道:“老子以前最不喜欢女人,现在日日夜夜离不开女人,还不是因为?”

“玄冥王蛇,天性污秽!”

“滚蛋!”

“切……”

二人斗嘴片刻,那床榻上一名女子,却是慵懒起身,看向晋哲,撒娇道:“晋哲公子,这么快就要走了?”

看到那女子慵懒神态,娇美多姿,晋哲眼睛一迷糊,喃喃道:“反正已经晚了,现在去,也是晚了,我徒弟又不是傻子,打不过就跑,天圣三品之下拦不住她。”

一番自我安慰,晋哲再次扑向了床榻上……

标签:

Related Post